130355.com 主页 > 130355.com >  

地球上最安全的海岛:没有水、电和网络警察2

更新时间: 2019-10-07

  1765年,英国海军上将拜伦受命寻找南大西洋通往东印度群岛的替代线路,浩浩荡荡的船队刚绕过南美进入太平洋就出现船员缺乏维生素导致牙龈出血(坏血病征兆)的危机。当时的拜伦在航海日志中写道:“当我觉得我和我的船员都会死在大海上时,终于看到一个长满椰子林的珊瑚岛,这些椰子或许可以帮我们度过危机。”

  然而,拜伦的船员最终还是有23人因坏血病死亡,因为这座珊瑚岛根本无法停靠他的航海船,岛民们也十分抵制入侵者的到来,挥舞着五米长矛并排在岸边大喊大叫。“如果我们贸然上岸,他们肯定会杀了我!”拜伦在经历一轮“石头攻击”后选择放弃登陆,从此在航海图中将这座岛标注为“失望岛”,结束环球之旅后随即引起各大航海国家关注。

  要知道,那个年代的拜伦可有着“疯狂侵略家”的绰号,被他登陆过的偏远岛都成为英国海军的先遣或补给站。但他却放弃了这座太平洋关键处的“绿色海岛”,法国殖民者在一番调查后决定,以“传教士被驱逐”的理由占领大溪地群岛,再把这座远离群岛的珊瑚岛一并拿下,将周边6个小环礁以“失望群岛”之名记入世界地图。

  幸运的是,失望岛在法国的庇护下居然成功躲过两次世界大战的硝烟,还在1946年时以法属波利尼西亚的身份成为法国公民。另一个幸运是,1962年法国人建立阿尔及利亚核试验场的时候,也放弃失望岛这个远离人类的地方,最终选择土阿莫土群岛的Moruroa环礁。再加上至今都未有犯罪及侵害事件发生,失望岛也被称为“地球上最安全的海岛”。

  在大溪地公开的数据中,失望群岛总面积约4平方公里左右,其中三个有人居住的海岛总人口都没超过500,人类居住史只有600多年,其中96%都有东亚南岛人血统(Y染色体1/3与中国东部相似),与线万波利尼西亚人有着很大的差别。2007年最大的纳普卡岛挖出一枚来自古代中国的银锭,自此被证实古老的东方民族曾经来过或留在这里生活。

  面对我的咨询,负责《孤独星球》“大溪地和法属波利尼西亚指南”的作者Celeste Brash惊诧的说:那里没有酒店、餐馆和旅游设施,你需要先从新西兰飞到大溪地首都帕皮提,然后再等待每月1-2趟飞往纳普卡的小型飞机。还要做好在岛上住一个月的准备,并且2-5月期间是没有任何船只往返帕皮提的,因为谁也无法保障这一千公里航行会不会遇到飓风。

  当我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抵达失望岛时,疲惫不堪的身体瞬间如同打了鸡血般的沸腾,海水蓝的令人陶醉,可见度虽然没有准确数字,但目视绝不低于30米。等待接驳卡车时,从大溪地赶来失望岛维修海啸预警器的埃瓦里伊问了我一大串问题:“你是中国人吗?你来度假吗?为什么你会来这里?这里几乎没有游客,也没有什么可玩的......”

  接待我的是岛上唯一一个警察斯瓦诺,他的儿子也是岛上唯一上过旅游课程的“向导”,一家四口早已是岛上最多才多艺、也是最有钱的家庭。出乎意料的是,斯瓦诺见到我的第一时间就问“为什么没有携带淡水”,因为失望岛是没有任何水源的,也可以这么说,淡水在这里比任何货币都好用。而我,只带了一杯热水泡着的茶。

  斯瓦诺带我准备了一堆椰子后说:“有可能在此后的一周里,这些椰子是你唯一的水源”。而我此刻却在回忆海水洗澡后黏糊糊的不适感,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对的,在之后的8天内,我不得不依靠椰子保持水分,也不得不跟着“向导”在环礁清澈见底的海水中洗澡,好在8天后有另一班飞机选择在失望岛中转,主要是机场遇到的埃瓦里伊,他还要回大溪地呢。

  住的是失望岛上唯一空置的木屋,没有任何电器、家具以及防护措施,只有一张椰棕编织的木床,也没有GPS和网络,对了,这栋“别墅”也没有门!斯瓦诺在我临睡前特地过来强调:这里没有犯罪、偷窃和侵害,可以完全放心,因为全岛240多个居民都有自己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他来到岛上20多年却没有侦办一起案件,一直处于没事干的状态中。

  当然,失望岛最值得期待的就是海鲜,这里的海鲜之多令海边出生的我都十分惊讶,当地人捕鱼很少用大渔网,拿个木棍支起网兜在海岸边走一圈就能抓到一大堆鱼。这也是失望岛居民的唯一收入来源,在飞机抵达前捕鱼再辗转运往新西兰,刘伯温心水论坛。虽然大部分利润都花在运费上,但维持温饱还是没有问题的,如今全岛都在攒钱购买海水淡化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